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
主题: 孙红雷“上位史”曝光:从“流氓”到影帝,他经历了什么?

  • 小雨
楼主回复
头像装饰卡
网站版主实名认证会员
  • 阅读:869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21/9/6 7:54:00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招远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近期霸居“罪案电视剧排行榜第一名”的《扫黑风暴》,已经迎来大结局。

大家沉浸于剧情的同时,更感叹孙红雷“爷青回”的演技。

他在剧中饰演拥有双重身份的李成阳,明面上他是黑势力分子,实际上,他曾是警察,因为陷害被迫脱去警服,为了查明真相,他深入虎穴,卧底成为“恶人”。

寸头,狠眼,冷笑,一回头全是斯文败类的阴暗……




他似乎天生就是流氓相。

粉丝们喜大普奔:孙红雷终于演回他最擅长的角色了!

出道22年,孙红雷演过不同类型的角色。

但最深入人心的角色,《像雾像雨又像风》里的阿莱也好,《潜伏》里的余则成也罢,似乎都有一种共同的生命力——趟过社会底层的黑暗力。

而他身上的这种“气质”,似乎是长在生命里的。




人生底色

穷困与拮据,是孙红雷对于童年的特殊记忆。

他出生在哈尔滨,是家里的老三。

小时候,他们一家七口挤在一间小屋子里。妈妈每个月末都得出去借10元钱,不然日子就过不下去。


孙红雷童年照



有一回,孙红雷陪妈妈去邻居家借钱,他喊阿姨阿姨,敲了半天门,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。好半天,邻居出来:“这个月我们家也没钱,以后你们别来了。”

这事给孙红雷的刺激非常大,他发誓:“我一定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。”

由此,孙红雷的人生里,仿佛就种下了一股暗涌着的冲劲和力量,极度想要出人投地。

17岁,他迷上霹雳舞,瞒着父母逃学去练。



跳霹雳舞的孙红雷

很快,他实现了给家里挣钱的愿望。

他拿下省霹雳舞比赛冠军,得到330元奖金,又去参加全国比赛,获得二等奖,拿下880元奖金,他把钱全部寄回家。

后来,霹雳舞成为他的工作,他全国跑场,一赚到钱就往家里寄,多的时候上千元,最少的时候27元。




他的目标很明确:“希望有了我以后,父母能把腰杆直起来活着。”

那时候,孙红雷爸爸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一百来元,很快,孙红雷领着全家过上了富裕日子,他自己也换了大哥的行头,脖子上带着金链子,裤兜里揣着4万元的大哥大手机。

从17岁无依无靠的穷小子,到25岁哈尔滨歌舞厅“娱乐圈”出场费最高的大哥,这条路孙红雷走了8年。

但这8年时光,灯红酒绿,鱼龙混杂,没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。




多年后,孙红雷功成名就,接受易立竞采访。

即便对方犀利逼问,他也坚定的表示:他到死都不会说那些年的经历,他要带到坟墓里去,连家人也不会告诉。

他提到:

“在歌舞厅讨营生的那几年,我见过太多不干净的东西。

我经历过很多,是你想象不到的,我自己都想象不到,说句实话,我的人生比我演的影视剧还要精彩,还要戏剧性。

说真话,17岁到25岁,我想修改一下,走一个正常青少年走的路。”




但那些经历,似乎已经融进了他的生命里,成了他的人生底色。




拼命抹去曾经的印记

25岁的孙红雷,很年轻,他开始向着人生另一个征程出发。

他计划离开,朋友建议他去考中戏。

他赶到北京的时候,中戏已经结束招生,但一个月后还有场补招,不过那时候孙红雷体重180斤,老师劝退得很委婉:“减个20斤再来。”

孙红雷拼了命的减肥。

在中戏200米的操场上,他一次跑25圈,每天跑3次,跑完后又到操场隔壁热烘烘的花房里“蒸桑拿”,还坚持在里面跳1000个芭蕾小跳。

一开始,很多中戏的胖子都跟着他跑,慢慢的,大家都受不了这苦,就只剩下他一个,坚持的力量是巨大的,一个月后,孙红雷瘦了36斤,成了700个考生中唯一一个录取的补招生。




没有伞的孩子,只能自己努力奔跑。

当年的苦日子,让他抓到机会就不放手,憋了劲的往前冲。

进入演艺圈后,他照样拼尽全力,被人称为“戏霸”。

一向严苛的赵宝刚导演说,他为了从外形上贴近角色,自己把一顶帽子改了无数遍;

合作过的女演员景甜评价他:“太严格了,有时候比导演还严格。”

一起演绎出了经典作品《潜伏》的姚晨,也在拍戏过程中被孙红雷骂哭过好几回,但她说:“戏比天大,红雷哥就是这样的人。”




凭着这股不服输的干劲,孙红雷在演艺圈站稳脚跟。

但是,那些“江湖气”的角色越是出彩,那8年的经历,在孙红雷的内在就越刺眼。

他曾毫不避讳地说,自己最喜欢的一个角色是《梅兰芳》里梅兰芳的经纪人邱如白:

“我最迫切的是到《梅兰芳》这部电影里把自己洗干净,我骨子里是个知识分子,虽然我长了个土匪样,原来那些什么土匪都不是我,邱如白让我从心里抠出那么一块血淋淋的存在。”

“知识分子”是孙红雷的向往。

戏外的孙红雷很喜欢戴无框眼镜,他说这叫“装修”,让自己可怕的脸能显得文艺一些,让自己从内心深处认可自己是个知识分子。




甚至于,他觉得他演了知识分子,才能摘去过去经历的“不干净”:

“我是看欧洲古典文学长大的,我父亲,我两个哥哥都是知识分子,我是异类,我父亲看了《梅兰芳》和《潜伏》后说:‘你是我儿子’。这两个角色让他特别欣慰。”

其实,我们看到的人遇到的事,都是自己内心所思所想的折射。

我们拼尽一生想征服的,不过是那个隐藏在我们内心深处的“不满意的自己”。

所有的挣扎、抗争、臣服,其实都是“现实我”与“理想我”的较量。

孙红雷的“理想我”是让父亲骄傲的知识分子,“现实我”却是无法洗去的“江湖气”。




当二者发生冲突时,他想逃避的始终是已经烙刻在自己身上的印记,即使这种印记是一种极具辨识力的独特存在。




人生缺口,也能成为耀眼勋章

童年贫穷的经历,歌舞厅夜场的经历,是孙红雷避无可避的人生缺口。

无法接纳缺口,也是我们很多人的常态。

我们会试图去弥补,去掩盖,去换取更好的让我们值得荣耀的人生。

但实际上,缺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,当我们选择放下,开始接纳,阳光在夹缝中生长。

缺口或许就会成长为“天赋”,让我们在自己的人生里获得谁也无法抢走的独一无二的耀眼勋章!

孙红雷曾想努力摆脱的那些经历,换个角度来看,也在演绎事业上给他带来很多给养。




歌舞厅那些年,正是他刻骨铭心的经历过、受伤过、失败过、胜利过,于是,人性的复杂融入骨血,兄弟的义气进入骨髓,经历的生死瞬间让他具备更丰富的内心体验。

这些人生底色,让他在饰演那些“江湖气”的角色时,尤其游刃有余,带着自然的天赋和与众不同。

犹如主持人易立竞说:“看着孙红雷的脸,似乎就看到了一个颇为凶恶的江湖。”

也犹如喜欢他的粉丝说:“你的流氓演得太像了。”




当然,这种像并不单指外表的像,将一个“坏人”演绎得深入人心,在于表演者将自己所有的人生经历融入进角色。

感悟到角色背后的喜怒哀乐,悲欢离合,也才能真正走进观众的心里,让观众对“坏人之所以坏,人性之所以复杂”感同身受,甚至心有触动。

很多时候,这种演技上的通透,需要的是大量的生活经历。




显然,现在的孙红雷意识到了这一点:

“那会儿没法把握自己的人生,状态特别糟糕。

但那是曾经的我,曾经走过的所有的路我都无怨无悔,有了那些才有现在的我。

我很喜欢现在的我,很清醒,知道要什么,能拿到什么,这些年我经历了很多让我很难过的事,逾越不了的心理障碍,化解这些只有两个字:宽容。”

宽容经历贫穷的自己;

宽容经历不干净过去的自己;

更宽容想改变人生缺口的自己;

当51岁的孙红雷开始接纳过去的自己,享受当下的自己。

也才有了《扫黑风暴》里几乎为他量身定做的亦正亦邪的角色,当然,也让他获得了演艺事业的新高度!

命运很奇妙,当你选择接纳,包容所有情绪,人生的缺口,过往的“不干净”就似乎变成包装过的礼物,送给人铺天盖地的欢喜。




写在最后

易立竟曾问孙红雷:

“当你老到可以回首往事,给自己下一个结论时,你希望怎么评价自己?”

他回:“牛。”

能把自己从泥潭沼泽里拔出来,朝着自己想要的“干净”前行的人,确实牛。




能够与自己的一生和解,宽容所有过往的人,更牛。

他直面了创伤,却发现它们早已结痂,蜕变成了铠甲!



与其羡慕别人,不如崇拜自己!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!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